南京银行陈瞰:HCE或将推动整个NFC产业的发展

                           ————专访南京银行总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陈瞰

  移动互联网时代下移动支付呈高速发展的趋势,金融领域的移动金融创新应用产品更是层出不穷,基于HCE的云支付近来成为一大热门,几大银行纷纷涉足。继工行首先推出HCE云支付信用卡之后,潍坊银行、南京银行也推出了相应的云支付产品,而据移动支付网了解中行、建行以及银联等也都在积极布局相关的HCE产品,业界更是普遍看好HCE+Token的应用前景。

  由于基于HCE的云支付产品无需依赖SE,这大大缩短了移动支付的产业链长度,省去了利益纠纷问题,应用提供方可自主发行应用,利于NFC移动支付的快速推广,这也是它广受看好的原因。但是由于缺少SE的保护,所以需要结合其他安全加固方案才能保证支付安全性,比如Token技术、TEE技术等。今天,移动支付网有幸邀请到了南京银行总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陈瞰,通过对他的专访我们一起来了解更多关于“贴鑫付”和HCE的问题,看看他是如何看待整个NFC产业的发展。

  HCE对银行业而言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众所周知,第三方支付对于银行业移动支付发展的冲击很大,线上支付原本就缺少先天优势,如今连线下支付环境也在被微信、支付宝慢慢地蚕食。用陈瞰的话说就是,HCE的出现不仅是给NFC的发展注入了强心剂,更是给银行业的移动支付发展画上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移动支付产业发展至今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整个产业链过长,业务主导方不明确。而HCE技术的出现为银行推动NFC产业提供了有力的支撑。为什么这样说呢?除了不依赖SE之外还有哪些优势呢?陈瞰向移动支付网总结了以下几点。

2015082814481222

                    南京银行总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陈瞰

  一、国际标准,目前VISA、万事达和中国银联都制定了HCE的云端支付规范及安全标准。而传统硬件SE除SWP-USIM方案外,全终端及Micro-SD都没有国际标准;

  二、硬件成本,HCE云支付方案了除部署云端服务器外,无其他硬件成本,而其他传统硬件SE方案,每一个安全元件都是需要硬件成本的;

  三、终端要求,HCE云支付方案对终端的要求限制较小。截至2015年1季度,安卓4.4版本以上的手机已经占安卓所有手机的57%以上并随着时间推移,其占比更大。而传统SE方案,客户可能需要更换SIM卡或寻找专门的定制手机。

  四、产品的主导权,HCE云支付的主导权在银行手中,银行可按照自己的需求打造移动支付产品,而无需看其他各方的脸色。

  五、兼容现有TSM系统且部署灵活 ,HCE云支付系统的搭建兼容现有的TSM平台而且部署起来非常灵活。

  综上所述,陈瞰认为就银行而言HCE方案与传统硬件SE方案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贴鑫付”的独特点及未来布局

  南京银行的“贴鑫付”是南京银行根据中国银联的云端支付规范,基于具备NFC功能的手机打造的具有独立卡号、独立密码和账户的移动金融IC卡产品。

  相对于工行的HCE云支付产品,陈瞰向移动支付网解释其主要差别在于:一、工行的云支付卡是信用卡,而“贴鑫付”是标准借记IC卡;二、工行的云支付卡是一张主卡下的附属卡,使用主卡的信用额度,而“贴鑫付”是独立结算账户。因此除了正常消费功能外,“贴鑫付”还具有ATM存取款,同名转账等功能;此外南京银行“贴鑫付”还具有在消费和取现时使用绑定借记卡账户资金的特点。

  也就是说,从产品层面来说,“贴鑫付”除了没有实体的卡片外,基本功能上和一张普通的金融IC卡借记卡没有太大的差别,具备独立的账户和密码,具备存取款功能,理论上可以办理标准金融IC卡的所有业务。但从业务层面上,“贴鑫付”是南京银行专为移动支付而应运而生的手机移动支付卡。不过陈瞰向移动支付网补充,“贴鑫付”目前暂时只支持ATM的存取款功能,柜面存取款功能需要非接触式读卡器全面改造后才能支持。

  由于目前“贴鑫付”只支持联机交易,不支持电子现金的脱机小额免密支付,因此每次支付都需要输入密码。在谈到电子现金时,陈瞰也表示,保证HCE的小额免密的安全主要基于两点,第一、圈存账户的存放方式、第二、圈存金额的控制。陈瞰向移动支付网透露,南京银行下一步将考虑增加“贴鑫付”的脱机小额免密功能。

  如何看待NFC以及可穿戴支付的发展

  NFC产业的发展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对于整个NFC产业的应用而言,无论是标准问题、习惯问题还是终端环境问题,都是影响NFC发展至关重要的因素。在这里陈瞰也分享了他对NFC产业发展的看法。

  首先,技术规范,2012年年底,人民银行正式发布了 《中国金融移动支付系列技术标准》,明确了13.56MHz的NFC技术标准,NFC发展的技术瓶颈被突破了;

  其次,硬件环境,从目前看全球2015 年支持NFC功能的手机销售量预计将达到14亿部,同时中国银联也加大了对银联终端认证中增加非接功能的力度,预计2015年底可受理非接业务的终端将达到700万台。因此未来2-3年内不管是支持NFC的手机、可穿戴设备还是终端受理的硬件环境将渐渐朝好的方面发展;

  第三,市场竞争,2014年阿里与腾讯携二维码支付闯入线下支付市场以来,线下支付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这使得本就犹抱琵琶半遮面的NFC支付更加举步维艰,但HCE技术的横空出世为NFC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银行业或许能成为推动NFC产业的主导力量。

  第四,消费习惯,从目前看国内还未形成NFC支付的支付习惯。支付场所的营业员缺乏对客户的支付引导,客户缺乏对NFC支付的便利和安全性的了解。

  这些都是制约和影响着NFC产业发展的因素,而从目前来看,这些问题也在逐渐改善,随着移动支付的发展,HCE等技术的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将会促进整个NFC产业的进步。

  而在谈到另一种取代卡的移动支付方式,也是近来比较火热的可穿戴支付应用时,陈瞰也表示,可穿戴支付也是移动支付的主要发展方向之一,南京银行也在积极地研究可穿戴支付的产品。但是陈瞰也认为,可穿戴产品和手机相比最大的问题是不具备必要性和普遍性。如果这两个问题解决了,可穿戴支付产品是可以取代手机支付的。

  结语

  HCE从几年前开始就在理论上占据了比较高的地位,随着如今相关应用产品的落地更是受到了业界普遍的关注和看好。HCE云支付应用的发展无疑是给沉闷的国内移动支付市场重新注入了一股新鲜的力量,在Apple Pay迟迟未入华的环境下,让节节败退于二维码的NFC支付产业似乎又重新看到了希望,这在意义上是有巨大突破性的。

  但是,这也仅仅是在理论的意义上。实际情况而言,HCE目前并没有彻底改变整个NFC支付的现有格局,受制于整个大环境和终端问题,应用层面的进步并没有影响到整个消费者群体,很多消费者并不知道NFC是什么,更不用说去使用NFC支付了。当然,未来希望Apple Pay 和苹果能够在这方面起到一定的领导作用,毕竟苹果具备“颠覆”的能力。总而言之,NFC的发展还需要产业链各方的继续努力,HCE和银行只是这里的一方面。从整个产业的发展而言,HCE是惊喜和进步,但NFC还需要时间。